穆勒:风暴之中 更要保持镇定

文章正文
2020-02-06 04:21

穆勒在采访中

当全世界都在讨论新型冠状病毒的时候,我作为人民网的德文编辑正身处中国——这场疫情风暴的中心。我既要采取有效措施保证身体健康,又要积极调整心态不陷于恐慌。

几周前,当武汉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被报道出来的时候,在距离武汉一千多公里外的北京,没有人知道这次疫情将会蔓延到多大规模。尽管如此,这种新型病毒的出现还是触动了中国人的神经:2003年的非典、2009年的猪流感以及去年的禽流感,人们对于过往的传染病仍记忆犹新。

平淡的春节

2020年1月中旬,北京出现了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。此前的疑虑迅速成为了人们眼前实实在在的近忧。我们的编辑部立即采取了预防措施,例如卫生间放置专门的消毒洗手液,提供免费的口罩,办公区定期消毒等。尽管这些措施提高了人们的安全感,但并不能阻止新型冠状病毒成为人们交谈中最重要的话题,并且很快成为唯一的话题。

以往,在中国春节即将到来的日子里,人们总是充满着激动和憧憬,欢欢喜喜地准备迎接假日,准备着和家人团圆,期待一年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。但是随着疫情的蔓延,这种节日的喜庆氛围迅速黯淡,直到消失。

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间讨论的话题不再是假期的安排,家里的节日布置、年夜饭的菜谱,取而代之的只有疫情的发展情况、最新的感染人数和相应的防护措施。我的很多中国朋友不得不取消了家庭团聚,独自在家里度过这个原本期待已久的假期。

防疫战中的自我隔离

随着疫情的迅速发展,已有上万的中国人被感染。配置消毒洗手液和办公室消毒的措施已经远远不够。现在我们编辑团队的大部分同事都在家办公,而少数假期旅游过的同事在返程后都自觉地进行自我隔离。

我目前也处于14天的自我隔离中。可以想象,这种情况下,谁也没法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几本好书,或者坐在电视机前度过美好的夜晚。我感受到的并不是假期的无忧无虑,而是一种被限制自由的束缚感。我不能去办公室上班,不能出门运动,还要尽量避免和他人的接触。如果偶尔出门去买点东西或者透透气,那就必须准备好口罩和消毒洗手液。

尽管如此,我认为人们没有理由也不应抱怨什么。我庆幸自己健康无恙,也必须承认,虽然自我隔离限制了自由,但这绝对是明智而且必要的举措。如果每个人都严格遵守这一要求,我相信这一定可以有效遏制病毒的传播,从而挽救生命。此外,当得知我的朋友、同事们都是如此时,我独自在家的难受感也就消退了大半。

扔掉手机

在这次疫情中,我还学到了一件重要的东西:信息获取要少而精。在自我隔离的前几天,我几乎每分钟都要查看最新的疫情动态,并花上几个小时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信息。无论是微信,Facebook,中国媒体还是国际媒体,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铺天盖地向我涌来。

但我很快意识到,随着信息量的增多,我对这种传染病的不适感就越强,内心的恐慌感就越强烈。社交媒体上无数的谣言更让我烦恼不已,当然,那些阴谋论者无疑会为此感到骄傲。

认清这一点之后,我不再通过频繁刷手机来满足自己过度的信息欲望,而是每天仅通过中国权威的官方媒体了解一次疫情现状,我发现这样对自己更有好处。新型冠状病毒威胁着我的身体健康,我更要保持镇定,竭尽全力确保我的心理健康不受影响。(作者穆勒系人民网德文频道外籍员工)

(责编:崔越、刘洁妍)

文章评论